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小确幸会不会毁掉台湾

时间:2016-04-20 17:08来源:http://maizina.cn 作者:麦子学院 点击:
为迎合民众的小确幸心态,台湾的一些政治人物爱喊口号,提出了诸如高福利、废核、节能、盖公宅等政策,好像老百姓什么都不做也可以悠哉乐哉滋滋润润地生活。可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在经济如此萎靡、市场如此有限、劳动力如此不足的情况下,钱从哪里来啊? 知
为迎合民众的小确幸心态,台湾的一些政治人物爱喊口号,提出了诸如高福利、废核、节能、盖公宅等政策,好像老百姓什么都不做也可以悠哉乐哉滋滋润润地生活。可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在经济如此萎靡、市场如此有限、劳动力如此不足的情况下,钱从哪里来啊?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小确幸如何影响台湾?
 
前些时候帝吧出征fb,带来了一次网络奇观。大是大非已经讨论得足够多了,此次我们想细谈的是一个有意思的小细节。
 
有些出征的网友跑错战场,本想到台独势力的“传声筒”的三立新闻下刷版,却跑到了三立娱乐主页下面。该主页的小编可能是个侬软的妹子,对于出征网友的同仇敌忾,竟然以卖萌的方式应对。当网友跑错战场时,她贴出三立新闻的主页告诉网友主战场在哪,后面还画了个心;当网友贴出了水煮牛肉的美食图时,她亲切回应“看起来好吃”;当网友号召队友离开时“战场是三立新闻不是娱乐新闻”,她回复“还是要常来玩啊”……
 
 
 
 
 
(脸书截图)
 
这个卖萌的妹子一下子也火到了微博。我向几个台湾的朋友求证,这个小编是故意卖萌吗?他们的回答倒颇为相似:应该不是,妹子的态度其实是多数台湾人的态度,他们对于台湾以外的一切根本不关心,台湾现在流行小确幸,就是过好自己的生活,其他的一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与我们对三立娱乐小编的喜爱态度不同,我的台湾朋友表达的更多是担忧。一个台湾朋友说,如果个别台湾人这样,我们也会觉得可爱,可问题是,现在这种卖萌啊、小确幸啊是台湾许多年轻人的特点。从个人生活态度上来说,小确幸固然是好的,可如果小确幸成为一种全民性心态,这对于一个地区政治、经济、社会的发展却是一种阻碍。小确幸与否,可以说是台湾与大陆年轻人最显著的区别。
 
台湾朋友的回答确实引人深思,也提醒我们从另外的角度看待问题。什么是小确幸?小确幸又怎样深刻影响着台湾年轻人、台湾与两岸关系的?
 
一种微小而确定的幸福
 
追根溯源,小确幸一词出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随笔集《朗格汉岛的午后》(1984),“小さいけど确かな幸せ”由翻译家林少华直译而进入现代汉语。但这个词真正在台湾广泛流行起来,也不过是这几年的事。那么,小确幸的生活是怎样的?
 
我们不妨来看看小确幸的始祖村上春树是怎样定义小确幸的:
 
1、买回刚刚出炉的香喷喷的面包,站在厨房里一边用刀切片一边抓食面包的一角;
 
2、清晨跳进一个人也没有、一道波纹也没有的游泳池脚蹬池壁那一瞬间的感触;
 
3、一边听勃拉姆斯的室内乐一边凝视秋日午后的阳光在白色的纸糊拉窗上描绘树叶的影子;
 
4、冬夜里,一只大猫静悄悄懒洋洋钻进自己的被窝;
 
5、得以结交正适合穿高领毛衣的女友;
 
6、在鳗鱼餐馆等鳗鱼端来时间里独自喝着啤酒看杂志;
 
7、闻刚买回来的“布鲁斯兄弟”棉质衬衫的气味和体味它的手感;
 
8、手拿刚印好的自己的书静静注视;
 
9、目睹地铁小卖店里性格开朗而干劲十足的售货阿婆。
 
可以这么说,小确幸指的是一种小小的、确定的、幸福。面包、猫、棉质衬衫、书、小卖店,都是围绕着日常的饮食起居展开,与外在的世界相比,它们是小的,是此时此地的,是触手可及的。它们带有某种瞬间性和感悟性,并氤氲在一种文艺、干净而温暖的氛围,让人想起张爱玲说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因此,更确切地说,小确幸是一种“此时、此地、小我”的幸福。
 
大的幸福不可得
 
小确幸已经成为全台湾对幸福生活的共同定义。政府老盘算怎么增加民众的小确幸,比如多放几天假啊,让卤肉店不要涨价啊;学生呢,毕业后不想到工作强度大的企业上班,想开个小小的咖啡馆,或者白天睡觉晚上到夜市卖鸡排;老百姓就过一天是一天,不想太多负累,够吃够喝就行……
 
必须说明的是,追求小确幸,并非是学生没斗志、老百姓不想过更好的生活,而是因为大的幸福的不确定,或者说大的幸福完全不可得。小确幸并非一种孤立的、去政治化的社会心态,它是近些年来台湾政治经济局势下的必然结果。
 
1960年代到1980年代,台湾人均GDP以年均7%高速增长,举世侧目。1980年代,台湾的经济发展到极盛期,股票破万点,当时还有一句台语“台湾钱淹脚目”(意为台湾钱多到淹没脚踝)来形容当时的台湾经济盛况。可19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发生后,台湾也开始由鼎盛走向衰退。近二十年,台湾经济增速大幅放缓,3%左右的增长也很艰难,2008年之后经常“保1争2”,甚至一度负增长。时下台湾有个著名的22K说法,22K就是22000新台币(人民币4300元左右),指的是台湾的最低工资;台湾物价、房价年年在涨,但从2009年开始,大学生22K的起薪都没涨过;而近15年来人均薪资成长率只剩下1%,基本是无增长。
 
整个台湾经济发展已陷入停滞状态!加上对岸的大陆,士别三日不可同日而语,政治经济不断崛起。1990年台湾GDP相当于大陆的43.8%,之后不断下降,2008以来就降为个位数(9.1%),并且还在不断下降(2014年为5.2%)。台湾不仅有失落感,更有压迫感和危机感。可问题是,台湾找不到出路。那怎么办?躲到小确幸里头。反正大的幸福不可能,出路那么难找,我干嘛自讨苦吃,赶紧抓住能抓住的小确幸。小确幸化解心中的不满不安,还能带来一种自得其乐的幸福感:人,知足常乐嘛,认真你就输了。
 
因此,从某种积极的角度看,小确幸是一种卑微的权利,它以自我矮化、放低期待的方式来舒缓压力、安定内心,并由此重新建构了一种新的话语体系,寻求一种归属感和身份认同,实现对现实的某种柔软抵抗。就像帝吧征战中,三立娱乐小编就是以小确幸的话语体系化解千军万马。
 
 
 
台湾高雄驳二艺术特区可爱的大公仔驳二最大咖。 (郭智军/图)
 
政治冷漠与台岛心态
 
不过,当小确幸沉浸在自我建立的话语体系中,是否也意味着对外面世界的屏蔽?
 
前文提到,小确幸的特点是“此时、此地、小我”。它预设的立场是将大的、历史的、小我之外的东西清除在外,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换言之,小确幸与整个现实脉络是相切割的,这个脉络里没有历史、没有政治、没有现实、没有未来的何去何从,这个脉络里自然也没有台湾的前世今生、没有两岸关系、没有台湾的未来考量……可以说,小确幸导致了普遍的政治冷漠。
 
从这个角度看,三立娱乐小编的卖萌何尝不是一种政治冷漠?无论大陆青年说什么,她都以小确幸的态度作答,是的,这种回复亲切可人,可是否也意味着,你们话语体系从来都不是在一个频道上?你辛辛苦苦向她传达的台湾属于中国等言论,她一概都没听进去?
 
这是政治冷漠的一极,以卖萌无视。而政治冷漠的另一极,就是以激愤的态度无视,这恰恰是三立娱乐的同事三立新闻(包括许多绿色媒体的)的一贯做法:坐井观天、抹黑、嘲讽……关于大陆的一切好的,他们都看不见、听不见,因此也就有了“大陆吃不起茶叶蛋”等种种可笑传闻;而关于与大陆的一切政策,他们也都排斥在外,为反而反,因此就有了反服贸。他们的核心思想是,台湾很好,我们的小确幸很好。
 
总之,无论是卖萌还是激愤以对,其实质是一样的:你说什么我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历史学家高华曾颇具洞见地将台湾人的这种心态概括为“台岛心态”,一是 “自我中心感”,二是封闭性和排他性。这是一种坐井观天与夜郎自大,自以为可以自绝于政治,可这恰恰是一种最危险的政治化。
 
小确幸阻滞经济发展
 
小确幸将台湾人封闭在安乐乡里,但这是否是台湾社会当前最需要的?
 
1990年代以来,台湾经济由盛而衰,至今仍没有缓和的迹象,台湾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遏制经济颓势,打破“闷经济”局面。台湾属于外向型经济,必须加快走出去,而一水之隔的大陆拥有广阔的市场,加上大陆政策的友好让利,台湾本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等种种有力条件。奈何,在某些政治势力和无节操媒体的操控下,台湾人日益沉浸在封闭的小确幸天地里,甚至这种小确幸逐渐成为唯一的政治正确,所有可能影响小确幸生活状态的政策都被视为洪水猛兽、被视为“黑箱操作”。在国民党重新执政的这8年来,两岸之间的许多政策由此受到掣肘,台湾错失了太多机会。
 
为迎合民众的小确幸心态,台湾的一些政治人物爱喊口号,提出了诸如高福利、废核、节能、盖公宅等政策,好像老百姓什么都不做也可以悠哉乐哉滋滋润润地生活。可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在经济如此萎靡、市场如此有限、劳动力如此不足的情况下,钱从哪里来啊,难道真的要“用爱发电”?台湾的高福利已经有希腊化的危险苗头,容不得一错再错。
 
小确幸心态不仅阻滞台湾经济的大势,也深刻影响着台湾年轻人的拼闯精神。大陆这边两创如火如荼,互联网+人尽皆知,但台湾的物联网产业发展却非常平淡,界面新闻在一篇报道中说道,“台湾人使用的排名前二十的手机App,没有一个是台湾人自己做的”。如果你问台湾的创业年轻人想做些什么,他们多半是想去开咖啡馆或卖鸡排,郭台铭就曾这样批评台湾年轻人“都不想创业,只想开咖啡店”。因此,什么是台湾时下最热的创业潮?开咖啡馆!就像台湾一句广为人知的广告语说的,“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咖啡馆”。是的,掉了队的台湾不再有“四小龙”的野心和拼劲了,它成了一个咖啡馆了。
 
风雨飘摇中的小确幸
 
不过,有人开咖啡馆,也得有闲钱闲情喝咖啡的人才行啊。几十年前台湾经济的高速发展为这一代人的小确幸生活存了家底,大家日子过得还不坏,还有闲情逸致喝喝咖啡。可政治冷漠、经济萎靡,台湾经济至今找不到新的增长点,再多的家底也会坐吃山空。因此,小确幸不是安乐窝,不是一劳永逸的幸福,它背后是以高福利、高经济增长速度为支撑的,一旦丧失了这个前提,小确幸也会有朝不保夕的时候。毕竟覆巢之下,没有完卵。
 
作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我们不免为我们的同胞担心:这一代台湾人尚且有上一代人留下的家底,那么,这一代的台湾人是否想过,他们要为他们的下一代留下些什么?一个破落的咖啡馆?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